“我给你们表演个反复入水!”

是小号。

用来刷爆赤黑tag并且拉低tag下整体水平,随缘。停车场,撩死不负责x


主业是吹爆各位列表和太太们,太太我为你们撞墙爆灯跳楼打call call!理想是成为太太们评论区的一股清流(你可拉倒吧 以及顺着网线爬过去把太太们当面吹到爆炸!

太太是世界的珍宝!!!

【赤黑】手指

☆突发短打,大概是帝光paro、大概。

☆剪个指甲都能想到他们,幸福到冒气泡(痴汉闭嘴。

☆交往or未交往之间。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
因为一直在打篮球的缘故,手上的指甲几乎不会留下多少,最多就是刚刚好足够保护里面柔软组织的程度而已。加上男孩子不喜欢太过麻烦的东西,黑子哲也在同龄人里又算是比较爱干净的类型,所以手指上多余的指甲几乎都是短短的贴着里面的肉,修剪成利落的样子。


虽然只是枢纽而已,那颗球在自己手里停留的时间从来不会太久,也谈不上指甲会影响手感之类的,但他仍然会坚持这个良好的习惯——作为第六人也是有存在意义的。另外或许有一天他可以和队友一样帅气地将篮球投入框中,完美的抛物线落下后背后计时器恰好压线归零,这样的场景是黑子一直期待的。


于是怀着各种不为人知的、小小的期待和心思,黑子哲也保留了定期修剪指甲的习惯,与此相对的,也对其他人的手在意起来。



“习惯?”


赤发的少年扶着储物柜低头换上了鞋,扶正肩上挎包带。背后落日渲染得气氛格外温暖,黑子盯着对方的侧脸等待回答。


“是的,打球的习惯。请让我看看赤司君的手,就是这样。”


“多余的习惯动作对我来说毫无意义。不过你想看的话,”赤司披好制服,随意地伸出自己的手递到黑子面前。身边空荡荡没有套进去的衣袖晃荡出了弧度,和嘴角勾起的一点笑意完全一致:“也可以哦。”


黑子仔细地看着面前的那只手。外面的光线穿过部活教室的窗户柔柔地分散开,铺泄了一地。虽然有些昏暗的意味,但在这种亮度下观察一只手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
因为赤司是控场的PG,所以黑子传出去的球有大半都是从这只手上接到的,他对于这只手并不陌生。中场休息会递来毛巾和水,教导时也会压着自己的后背或者引导球的轨迹走向,不过这样平摊在自己面前任由观察,这样的情景还是第一次。


此时他正认认真真地盯着赤司的手,从指尖到手腕。


骨节分明,毕竟是经常运动的人,手指称不上白皙纤细,但也绝对可以想象出对方端坐在黑白键前演奏的场景,必定也不会觉得违和。

手掌内侧有练习留下的茧,这一点和自己一样。


黑子慢慢地、慢慢的伸出手,轻轻碰了碰赤司的指尖。“没问题吗?”


“我说过了吧,可以的。”


于是他搭上去。



同样是修剪整齐的指甲,短短的摸不到扎手的地方。指甲盖是圆润饱满的样子,指缝里没有任何残留的污垢。能看到一点手指上若隐若现的血管,黑子顺着那些弯曲的线条向内延展。

感受着肌肤的纹理脉络,已经走过了一小节指骨。


掌心有点热,应该是该结束了训练的原因,还残余着蒸发未尽的汗液。横向的掌纹中岔开了许多分支,自己的手指似乎是感应到了冥冥之中的某种召唤,不由自主地滑向更远、更远的地方。


有些粗糙的茧附着在半掌上,继续向前就是手腕骨了。黑子的手也多半交付出去,和赤司的手掌完全贴合。


腕部血管的跳动令人联想到心脏,黑子知道已经没有继续“观察”下去的理由了,虽然前臂没有任何掩盖衣料,但是无形中凝滞起来的阻碍迫使他收回了手。


黑子顿了顿没有动作,他又停留了一下,准备收回手。



赤司却反手握住与自己的手相扣,紧紧的没有放开的余地。

他若无其事地笑着说:“选手交换。”



【FIN】


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


装作是文艺系。

喂喂喂摸什么摸啦你们,回家去舔一口不是更好吗(住嘴。


赤队现场教学如何用手来撩男友(不


2018-04-02
评论
热度(50)
© _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