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给你们表演个反复入水!”

是小号。

用来刷爆赤黑tag并且拉低tag下整体水平,随缘。停车场,撩死不负责x


主业是吹爆各位列表和太太们,太太我为你们撞墙爆灯跳楼打call call!理想是成为太太们评论区的一股清流(你可拉倒吧 以及顺着网线爬过去把太太们当面吹到爆炸!

太太是世界的珍宝!!!

【赤黑】三年血赚

☆拉低tag下整体水平,脑抽产物,短打。听说你们很喜欢磕幼齿是吗?

有毒,剧毒。OOC,大型OOC。辣眼睛请慎点!!

☆没问题了哦?那么,请沿虚线剪开(???
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装作这是虚线

 

小小的黑子哲也咬着软吸管,圆滚滚的短小手指勾着身边男人的食指,不时轻轻地晃着手腕。他用软软糯糯的幼童声线口齿不清地含着一口香草奶昔,抬起头盯着男人的侧脸询问:“赤司、赤司君,请问,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?”

 

有着漂亮的鸳鸯眼的男人转头温和地笑了笑,左眼原本无机质冰冷的灿金颜色也因此而软化了下来,“很快就到了,哲也。”

 

黑子低下头。臂弯里刚刚从娃娃机里夹到的蓝色小熊被抱的紧紧地拥在怀里,他努力调整着姿势握紧了手里的奶昔,外壁滑落的水珠沾在掌心让他的动作并不怎么顺利。一排整齐的牙齿在软吸管口咬出细细密密的牙印,黑子吸了一大口奶昔闷闷地鼓起腮,像只嘴里塞满了坚果的松鼠。

 

——明明、明明就是,赤司君先邀请的啊。

 

小小的黑子踢掉了脚边的石块。

 

明明就是赤司君先邀请的,但是、但是现在也没有到他的家。

 

 

仅仅五岁的黑子能够认识现在身边成熟稳重的赤司是个意外。

 

不过赤司君真的很喜欢自己呢。会买很多自己喜欢的香草奶昔、在抓玩偶方面也是很厉害,也会做美味的料理、也会带着自己一起去水族馆,既聪明又温柔,似乎能看穿所有的想法。总是那样笑着,简直就是、就是...

 

小小的黑子牵紧了赤司的手指。

 

简直就是完美的人呢。

 

 

黑子一直希望着能够成为对方那样的人。像是男孩子崇拜英雄一样的心理,他也憧憬着已经是成年人的赤司。

所以赤司君邀请自己回家时,才会答应。

 

因为想更深地了解对方,想知道赤司君的家是什么样子。

 

 

赤司叹了口气,撩开黑子额前的柔软发丝在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捏了捏他鼓起来的脸颊肉:“耐心一点哦,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

小小的黑子闷闷地点头。为了赤司君就暂且忍耐一下好了。

 

 

确实像对方所说的一样,五分钟后他们已经站在了赤司的家门前。

 

黑子仰头看着这幢民居。单是从外观来看就隐约透露出了不同于旁侧房屋的昂贵气息,却又很好地掩饰了下来。

庭前修剪整齐的灌木丛和草坪、漆成白色的木栏杆、砖红和瓷白的搭配,不管怎么看都和赤司君的性格十分相符呢。

 

他眨了眨眼。

 

“赤司君好厉害。”

 

 

赤司笑了笑,将黑子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,拉着他进入屋内后换了拖鞋,锁上门后转头看见黑子一副新奇的表情:“我还是第一次到赤司君的家里呢,总觉得...有些不可思议。”

 

赤司靠在墙边,鸳鸯眼里意味不明地闪烁着什么:“哲也喜欢吗?”

 

黑子已经哒哒哒地跑到一边的橱柜,盯着里面的布偶,踮起脚想要看到更高处的样子。听到赤司的提问就认认真真地回答了:“当然、当然喜欢...还有赤司君也是,最喜欢了。”

 

那双一直以来都勾着笑意的眼睛瞬间暗了下来,尤其是灿金色的左眼在墙边较黯淡的日光下并不像以往一样清晰,而是糅杂进了更阴沉的某种感情。

赤司的声线低低地在耳边响起,略哑地像是在引诱一样说着:“啊啊,我也是——最喜欢哲也了。”

 

为了带你来这里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啊。

 

小小的黑子听到了金属质的拉链碰撞的声音。他疑惑地转头时瞬间被赤司抱住,对方咬着软软的耳廓,手指也顺着衣服边蹭到肚皮摸上来,充满暗示意味地说,“那么留下来吧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







(以下请注意打卡上车,嘘,低调哦☆)

 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 

门被“砰”地撞开了,身穿警服的人立刻进来迅速用手铐绑住赤司,为首的一个后面跟进来举起枪:“逮捕他!三年起步!”

 







【Fin】

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请沿虚线合拢


《欢迎收看普法栏目剧:冲动的代价》


这个事教育我们,不能随便对幼齿下手,否则是要被三年的(正色

脱了裤子的都站出来啊,我点个数【烟.jpg

我,可是正经人。  


梗来自 @吉杌 

当然那边是我瞎几把胡扯的,前面那部分诱拐都是来自五五,后面那个有病的结尾是我,在聊的时候,想到的。【双手合十

2018-03-14
评论(7)
热度(83)
© __ | Powered by LOFTER